<em id="d1ldy"><ins id="d1ldy"></ins></em>
<em id="d1ldy"><ins id="d1ldy"></ins></em>

        <sup id="d1ldy"><address id="d1ldy"></address></sup>

        漢哲管理咨詢(北京)股份有限公司_ 戰略規劃咨詢/集團管控咨詢/人力資源咨詢/企業文化咨詢
        管理培訓搜索
        管理咨詢、聯系電話
         
        管理研究anagement
        漢哲文萃當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管理研究 > 漢哲文萃

        阿里新制造:用數字化重塑客戶價值

        最后更新:2022-05-19 19:16:07 文章來源:漢哲管理研究院 

        2020年9月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燈塔網絡”年會上,剛剛成立三年的犀牛智造被評為“燈塔工廠”,與寶馬、施耐德、西門子、諾和諾德、拜耳制藥等老牌制造巨頭共享這一稱號。世界經濟論壇在全球上千家制造企業中,僅遴選出54家這樣的“第四次工業革命領跑者”,阿里是其中唯一一家科技公司。犀牛智造的橫空出世,絕非“偶然”,而是阿里大戰略布局中的關鍵一環,它的誕生,毋寧說是“天時、地利、人和”的渾然天成。

        一、時移世易,新制造勢在必行

        (一)制造業發展形勢喜憂參半

        2010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首次超過美國,成為全球制造業第一大國。2017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占世界的份額高達27.0%,成為驅動全球工業增長的重要引擎。盡管如此,我國制造業仍然存在能耗高、效率低、產品同質化嚴重、附加值低等問題,缺乏核心競爭力。隨著近些年原材料、人力、土地等成本上漲,有不少的企業將產能轉移至東南亞各國。

        從服裝領域來看,中國服裝出口占比出現了下滑,歐盟、美國服裝進口總額保持小幅增長,日本服裝進口略有下降,越南、孟加拉國、柬埔寨和緬甸等東南亞國家在三大主要市場的份額持續增長。

        (二)制造業轉型正在發生

        中國制造業歷來有著良好的發展業績與發展基礎,面對紅利消失的困境與技術升級的瓶頸,國家也在加強對制造業轉型升級的推動:《中國制造2025》中明確指出“基于信息物理系統的智能裝備、智能工廠等智能制造正在引領制造方式變革”。隨著云計算、大數據、感應器等前沿技術的創新發展,中國制造業正面臨一場劇變,硬件、軟件、觀念、商業模式等都將產生系統性的變化。2020工業互聯網大會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經濟規模達2.1萬億元,進入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工業設施已達4000多萬臺。

        二、阿里的增長瓶頸與新制造破局

        (一)阿里的增長瓶頸

        阿里面臨的處境是,外貿市場充滿不確定性,近兩年下沉市場的流量補給成為阿里解決流量增長問題的緩沖地帶,但國內用戶端增長紅利逐漸消失是所有To C應用的定局。從ROE來看,阿里從2017年開始進入相對穩定期,作為做零售平臺,產業鏈不向上游延伸,解決生產端問題,規模和增速都將遇到掣肘,阿里所要采取的不再是簡單的線性增長模式,而是基于廣泛的資源,進行融合創新,從生態中攫取新的價值。

        (二)阿里新制造正在破局

        四五年前,馬云就曾表示,純電商時代會很快結束,必須找到新的增長動力和增長模式。與此同時,還提出從零售以后開始的第二次巨大的技術革命,將會是IOT的革命,即人工智能、智慧機器,未來的制造業將從B2C徹底走向C2B,即按需定制,注重智慧化、個性化、定制化。

        從實際投入上看,這一理念并非停留在口頭上。阿里在智能制造上已經進行了一系列投入:2017年阿里云在廣東建設其工業互聯網平臺,根據企業需求與場景,深度再造ET工業大腦;2018年,阿里巴巴淘工廠宣布聯手阿里云LOT團隊走進車間,通過部署LOT設備數字化改造服裝廠;同年,阿里發布ET工業大腦開放平臺。

        截止當前,阿里已經有了諸多工廠改造案例的經驗,包括阿里云在浙江、廣東、重慶等地構建的supET、飛龍、飛象等工業互聯網平臺,該平臺提供包括AIoT設備物聯、數據開發、算法開發、業務定制、流程云化等服務,助力機械加工、食品、鋼鐵、石化、電子、服裝、紡織等數十個行業的數百家企業完成數字化改造。

        三、犀牛智造誕生的“天時、地利、人和”

        阿里新制造的動作遠不至于作為一個“介入的旁觀者”,憑借技術積累和優勢,為制造業賦能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阿里也在“退而結網”,親自下水捕魚,建造新制造下的新工廠——犀牛智造。眾所周知,犀牛智造作為阿里的“一號工程”被保密運營了三年。犀牛智造的誕生,回過頭來復盤,其實是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的渾然天成。

        (一)“天時”

        所謂“天時”,一方面趕上了阿里新戰略的提出,作為其中重要的一個分支,新制造勢在必行(前文已述);另一方面選擇服務行業,有著廣闊的市場空間,以及明顯的行業痛點。

        目前,中國的零售總額是30萬億人民幣,制造業是40萬億人民幣,服飾制造是3萬億人民幣,而阿里鎖定的服裝行業,直接規模就達到3萬億,未來連接的相關制造業的價值空間將達到40萬億。

        而且隨著消費者需求的不斷升級,服裝行業也面臨著新的挑戰與變化,行業痛點突出:

        1.服裝行業庫存積壓嚴重。因為服裝的時尚屬性,產品生命周期非常短,浪費非常突出,由于庫存造成的浪費占20%-25%。

        2.服裝制作耗時長。目前服裝行業從流行風向把控到生產短則兩個月,長則半年。而且現有的服裝制造工廠所有的排單、核對等流程都是通過人工一步步的去核實,整個訂單下來,整個流程下來將耗費太多時間。

        3.時尚風向難掌控。在每年換季前兩個月,下一季的新款就根據市場流行趨勢將新衣服都在加班加點的制作了。但這種預判很難打動挑剔的顧客,外加上會出現流行趨勢預判錯誤的情況,將會造成不小的損失。

        這為犀牛智造充分利用工業物聯網技術優勢提升產業效率與創造更大價值提供的空間。

        (二)“地利”

        所謂“地利”,一方面從阿里的資源優勢來看,阿里積累了大量的服裝商戶,為新制造的產業承接找到銜接點;另一方面源于阿里在C2M領域的布局和積累。

        選擇服裝行業切入,能夠發揮阿里巴巴的優勢。在淘寶天貓上,鞋服也是銷售量最大的品類之一,服裝行業是淘寶40%的銷售來源。每年的服裝銷量是巨大的,賣出量達到 7000 多億件,阿里在服裝領域既有需求也有對數據的洞察,而且未來能夠與其他業務協同建立生態。

        阿里很早開始著手C2M的打造,2013年上線的撮合工廠和賣家的淘工廠,2017年成立的天貓新品創新中心,隸屬于聚劃算、在2019年更名的C2M數字智造系統都在此之列。阿里已經積累了多樣化的技術優勢:在設計、選品端,是提供淘系平臺數據;生產端,通過阿里云AIoT實現柔性生產;銷售端,提供產銷數據實時匹配。

        有著這樣一個產業發展環境,犀牛智造的誕生,也是一個必然。阿里在技術上的優勢再明顯,也只是一位“介入的旁觀者”,其價值在于為相關利益主體提供數據,在產業里深入不夠。進一步往產業鏈上游延伸,成為阿里價值創造的新機會點。

        (三)“人和”

        所謂“人和”,一方面遇到了一位有著服裝行業資深背景的職業經理人,另一方面,在犀牛創立中,傳統服裝產業人才+阿里技術人才,形成了優勢互補。

        犀牛項目的負責人伍學剛,是一位資深的服裝行業經理人。2017年,伍學剛與張勇結識,并最終加入阿里。伍學剛曾任優衣庫全球供應鏈總負責人,并曾經任職于迪卡儂。而伍學剛也早有轉型進入新經濟企業發展的心意,雙方一拍即合。

        此后的三年時間里,在張勇的支持下,阿里新制造成立了專門的"智能制造事業部",進行獨立編制。伍學剛一方面物色優秀的阿里體系內的技術人員,一方面還親自從外部招攬大量服裝制造業人才。

        CTO高翔,作為伍學剛的工作伙伴,是10年的老阿里人,計算機系畢業,產品經理出身,做過阿里的信息平臺,成為犀牛智造核心力量之一。在他帶領下的工程師團隊,占到了犀牛員工的80%以上。

        四、新制造未來可期

        (一)探索中的積累

        2018年下半年,隨著犀牛第一家工廠的落成,“新制造”有了自己的兩條生產線,70多個工人。9月,啄木鳥一期上線,機器間有了連接,工人們也有了操作系統。此后,“智慧大腦”、棋盤式吊掛、中央智能倉等相繼研發成功,至今已拿了40多個專利。“100件起訂、7天交貨”也刷新了行業效率。

        繼第一座工廠后,犀牛智造在兩年間又建成兩座工廠,宿州廠區也開建在即。蟄伏3年所積累的技術創新,讓復制更多工廠成為可能,也為未來開放給全行業打下基礎。

        2019年底,犀牛搞了一項類“行為藝術”來測壓——萬人萬服,5天做完1萬件不同的衣服。這是平臺個性化定制能力的檢驗,沒有宕機,沒有延誤,團隊配合也行云流水。產業和團隊都得到了重塑。

        犀牛智造實現了“定制服裝批量化生產”。通過過去三年的運行,犀牛智造在需求端打通淘寶天貓,為品牌商提供精準銷售預測,首次讓按需生產可規?;瘜嵤?;在供給端,通過柔性制造系統,犀牛工廠可實現100件起訂,7天交貨,未來將實現5分鐘生產2000件不同衣服。

        相較其他工廠,犀牛能夠縮短75%的交貨時間、降低30%的庫存,甚至減少50%的用水量。高度數字化的犀牛工廠,能夠承接更多個性化、小規模的訂單,但同時又可以保持低成本和高效率。在試點運營2年多時間里,犀牛工廠已累計為200位淘寶天貓商家、主播、時尚達人等提供生產服務。

        (二)夢想剛剛起步

        犀牛智造的愿景是:“成為全球最大的數字化制造基礎設施,讓商家像使用云計算一樣使用犀牛智造”。

        犀牛智造通過探索與嘗試在五個方面構筑了自己的核心競爭優勢:(1)需求大腦:基于大數據洞察預測趨勢機會;(2)數據工藝地圖:3D仿真設計聯動供需雙側;(3)智能調整中樞:全域計劃統籌,智能優化匹配;(4)區域中央倉供給網絡:數據驅動備料,面料滾動供應;(5)柔性工廠:智能產線平衡,提升小單效率。

        2020年9月,世界經濟論壇宣布“全球燈塔網絡”新增10家燈塔工廠成員,阿里憑犀牛智造位列其中,是54家燈塔工廠中唯一跨界上榜的科技公司,也是全球服裝行業第一座通過認證的燈塔工廠。

        (三)殊途同歸

        就在犀牛正式面世前的7月8日,青島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在A股創業板正式上市,彼時,作為C2M領域,立足制造業成功轉型的典型樣例,筆者也曾經進行了關注,并撰文《酷特:數字化浪潮下“紅”與“藍”的傳承》??崽氐穆窂?,立足傳統的服裝制造業,通過技術進行創新,完成數字化轉型。

        從阿里和酷特的比較上看,酷特制造業的優勢更加明顯,雖然已經完成軟硬件基礎設施的配置,但在銷售與需求端依然相對較弱。而阿里天然有著銷售和需求端的優勢,只是在對產業的深入上還有進一步積累的空間,在探索生態鏈價值上有更多可能。

        在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這一趨勢中,既有以傳統制造業為立足點的數字化轉型,又有從平臺切入,憑借數據和資源優勢進行產業探索與延伸的互聯網科技公司。不管是互聯網科技企業,還是傳統制造企業,顯然當下已經進入了C端與M端的深入融合,尤其是隨著工業物聯網的進一步發展,M端的模式創新與轉型升級,成為必然。

        提升制造業的數字化能力,讓生產變得更“聰明”,這應該是阿里新制造的使命所在。隨著工業物聯網的深入發展,與傳統產業的不斷融合,最終供需端將會走向平衡。

        作者:漢哲管理咨詢 馬麗

        掃描二維碼關注漢哲微信公眾號,查看更多資訊

        ?

        2017,漢哲管理咨詢(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9018895號-1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咨詢電話
        400-019-8860
        在線QQ
        在線留言
        返回首頁
        返回頂部
        新金瓶梅电影